文房四宝

我爱书法爱到骨子里。或许是从小受到爷爷的感染,或许是来自于日久弥新的墨香,或许是喜欢毛笔字的大气。总之,我爱它。所以笔、墨、纸、砚在我的家里也成了必不可少的东西,在我看来一张白纸,一支毛笔,一块砚台再加之一手好的写字能力便成了文化的象征品。

笔,铿锵有力

小时候,总喜欢看爷爷在书房里写毛笔字,记忆里的他手持一只类似于木头杆子上有许多羊毛的东西在白纸上写字,总是羡慕,所以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总偷偷拿来玩,这也为此挨了不少的骂。现在才知道,那笔对于文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在我记事起,爷爷的书房里只有三枝笔,一直特粗的,逢年过节他便用它为乡亲们写一些对联之类的东西。中号的笔爷爷便用它闲时练练字,小号的笔便成了他写信的重要工具,一句句吉祥的话语,一张张用来养性的宣纸,一沓沓寄托着关乎于友情、亲情的信便成了最好的印证。

墨,沁人心脾

喜欢闻墨的味道,那种香无以言表,家里挂着几幅爷爷生前写的字,时隔多年,依旧发出淡淡的香。每每闻到它,心里不免多了几次的酸楚,雪白的纸上那几笔大气的字体总会让我想到爷爷在世的时候,回想到他在书桌前写字的样子,那动作,那力度像这墨香一般不被时间冲淡。

纸,将时间篆写

时间伟大的让我难想象,记忆也终抵不过它的长久,我很庆幸蔡伦发明了造纸术,否则,这世的美好与苍凉又该如何传递。抽屉里装了满满的一沓书信,闲暇之时打开一看,仿佛那些事就刚发生过一样。心中来自与父母的嘘寒问暖,来自于朋友久别的思念用纸一一保留,我想它们比电话、短信、邮件更能暖人心扉吧。我喜欢用书信与朋友、家人保持联系。我想在我老了之后我可以依偎在炉火旁边读着这些信看自己走过的年华。

砚,坚强的化身

总喜欢研墨这道工序,那黑色的方块砚石经过慢慢的磨,才得到一砚台的黑色的墨水,我不知道那得有多大的坚强才能经历人类这般的研磨。或许为了结束,它愿粉身碎骨,我想没有这一步也不会有那一幅幅大气的名家书法之作。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想我会像它一样坚强。

我爱书法,爱到骨子里,更确切的说更爱文人墨客的文房四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