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又生

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父亲准备出门,我靠在门边有些诧异,父亲为什么没有系鞋带呢?我没出声,只是目送父亲。

父亲走到门口,正在做家务的母亲将他拦下。俯身,弯腰,母亲开始为父亲系鞋带。母亲的长发柔顺的从脸庞垂下,嘴角微抿,画出一道温柔的弧线,她纤细却不白皙的手指在父亲鞋带中来回穿梭。春天的微风掠过身旁的树梢,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小草气息。

父亲低着头像个犯罪的孩子,柔和的目光像一潭深邃的湖水,仿佛隔了千年,恒久不变地穿过空气中那些氤瘟的阳光浮尘,望着母亲。他们四目交错的瞬间,相视一笑,没有声音,没有语言,只有灿若春天的笑脸。我呆呆地倚在门边,情不自尽的微笑,为这小小的情景为这精彩的瞬间。

这雪白的鞋带似乎如此绵长,春天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洒落,淌过母亲的发梢,淌过父亲的目光,淌过阳光的旧线条,淌过内心深处的山峦,轻轻触摸心中那最柔美的部分。顿时,小草的气息浸满真个身体,如春天的阳光洒满全身。

父亲与母亲依旧伫立在画面中,母亲的身子微微有些颤动,但那柔和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母亲的脸颊上,父亲缓缓的向前迈一步,伸出双手。是拥抱吗?迟疑中的父亲像个大男孩般羞涩尴尬的笑了起来却没有和母亲拥抱。

父亲只是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将母亲垂落的发丝轻轻掠过耳际。一抹红霞泛在母亲的脸庞,像少女初恋般羞涩。忽然间,我发现这根短短的鞋带,传递了爱的真谛。

春天有来了一样的风,一样的雨,一样的花,一样的草。站在这个花一般的季节,我总会比别人多一丝感触,因为当年那个感人的画面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平凡的人生,平凡的我们,可这平凡的美丽与温馨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人间真情就在这一个个平凡的春去春来中淡然升华成最美的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