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葬花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电视中响起了悲伤的歌声,凄婉动听,把我也带到了大观园。

今天是饯花会,大观园中热闹非凡。众姐妹身着绫罗锦缎,正在往树上挂用花瓣枝条变成的物件。满园中绣带飘飘,桃红柳緑,实在是一番盛景!

宝玉不见黛玉,低头发现许多凤仙石榴的落花,便把花兜起来,奔向花冢。

来到花冢,听到山坡那边传来哭泣的声音,便闻声而去。原来是黛玉昨日吃了闭门羹,正暗自伤心。今日又是饯花节,看见这些残花,勾起愁思,正在掩埋它们。只见她身着淡绿色衣裙,低低的发髻上绾着一朵浅红色,与身后的古墙,褐色砖瓦交相辉映。她握着锄头。挖了个坑,将那些残花碎片缓缓放了进去。念到:“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浊陷渠沟。”是啊,她孤苦伶仃,寄人篱下,甚是悲惨。但却从不低头,卑躬屈膝,骨子里依然带着那份清傲与高洁,就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般洁白无瑕,高洁傲立。土越埋越深,而黛玉也泣不成声,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宝玉听到不禁伤心起来,倚倒在树边,怀里的花撒了一地。黛玉声声叹息,悲花悲己。我想这既是花的一生,也是她的一生吧。她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身世凄凉,病疾缠身。整日郁郁郭欢,茕茕孑立。好不容易得了个知心的宝玉,却病死在宝玉与他人洞房花烛之时。从此香消玉殒,不复存在。一生多愁善感,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便是对她最好的诠释。

一阵风穿过窗户吹到我的身上,凉飕飕的。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是上天在为黛玉不公吧,在为她哭泣吗?想着想着,泪水不禁浸湿了我的眼眶,滴进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