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主要故事情节

  老舍的《骆驼祥子》主要故事情节可以概括为12点。

  1. 祥子的第一辆车

  祥子18岁从乡下北平来拉车,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凑足了一百块钱,他认为不能再等了,应该及早买车。恰巧车铺有辆别人定做而没钱取货的车,经过讨价还价,祥子最终以九十六元买下了这辆车。祥子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车,非常激动,把买车的这天定为自己和车的生日,他要开始全新的生活。

  2.匪兵抢车

  北平城外军阀开始了混战,百姓也不得安宁,大兵到处抓人抓车。一天,有人要去清华,祥子心里清楚去那里风险很大,但因为客人出的价钱高,他和一个年轻光头的矮子抱着侥幸的心理揽下了这桩生意。结果还没到目的地,他们被十几个兵捉了去,祥子的衣服鞋帽、洋车、甚至于系腰的布带,都被匪兵抢去了,人也被抓。

  3. 祥子绰号的来历

  祥子趁匪兵退却时,祥子乘黑从兵营里偷跑回来,还顺手拉了三匹骆驼,卖了35块钱。从此他落下“骆驼祥子”的外号。(另一个说法:一天,祥子拉著车刚出西直门就被几个抓夫的大兵连人带车给抓走了。在队伍逃走时,祥子痛心地看到自己的洋车拉著炮弹滚到山涧裏去了…… 大兵们逃散了,祥子意外地拣了乱军留下的三匹骆驼。他卖了骆驼,又回到了车厂,幻想著再买辆洋车。大家传说祥子卖了30匹骆驼,发了大财,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骆驼祥子”)。

  4. 怒辞杨宅

  为了赚钱再买辆车,祥子为杨宅拉起了包月。杨先生有两位太太,还有一大群孩子。祥子每天接送完这个,又要去伺候那个,同时还要干杂活。更可恨的是,主人不把仆人当人看,食宿很差。在杨家的第四天,在送走一位女客人后,因为杨太太的无理,他不堪忍受侮辱,愤怒地将钱摔在杨太太脸上,辞去了这份工作。(这段精彩的描写,突出了祥子善良坚忍的外表下还蕴藏着反抗的要求。丰富了人物性格。)

  5. 祥子与虎妞

  祥子回到了人和车行,刘四爷和虎妞都十分喜欢祥子。虎妞请祥子喝酒。酒后,在迷迷糊糊中祥子被虎妞骗上了床。事后,祥子心里万分矛盾,对虎妞既愤恨又想念,同时还夹杂着害怕。后为躲避虎妞去了曹先生家做包月车夫。

  6.祥子的失落

  一天,天气寒冷,祥子拉曹先生看夜场电影,祥子以及一些拉包月的车夫在一家茶馆喝茶聊天。碰见了饿晕倒地的车夫老马。祥子为老车夫买了10个羊肉包子,老车夫只拿了两个,其它全给了自己的孙子小马。老车夫和他的孙儿小马儿拥有自己的车,命运却这样悲惨,祥子异常悲观,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将来。(这个故事中,祥子买肉包给老马,体现了他有爱心的一面)

  7.曹家遇险(孙侦探的敲诈)

  祭灶那天晚上,祥子拉曹先生回家,路上被侦缉队盯上了。原来曹先生经常宣传社会主义言论,他被一个叫阮明的学生告发了。曹先生赶忙远走避难,他让祥子回家送信。一到家,祥子就被孙侦探抓住了。孙侦探敲榨去了他的全部积蓄。买车的计划又一次肥皂泡似地破灭了。(此节描绘波澜迭起,人物心理通过细微动作暴露无遗,充分表现了不解灾难根源的祥子的绝望心情。二次买车希望的破灭,促成了祥子与虎妞的悲剧婚姻,是祥子命运转折的关键之处。)

  8.祥子结婚

  曹先生因为被自己的学生阮明陷害,被迫离开北平。也是因为这件事,祥子被侦探勒索,积蓄一空,又回到了人和车行。在刘四爷的寿礼上,虎妞因为祥子与刘四爷闹翻,后自作主张与祥子成亲。新婚之夜,祥子才知道原来虎妞的怀孕是假,是专为骗他的。

  9.虎妞去世

  虎妞用自己的私房钱为祥子买了一辆车(车是同院车夫二强子的),可是祥子想做一流车夫的信心已被不愉快的婚姻生活所磨灭。虎妞怀孕了,祥子拼命地拉车,他病倒了。这场大病使他体力消耗,虎妞手中的钱也用完了。为了生活,祥子硬撑着去拉车。虎妞的产期到了,由于她年岁大、不爱活动,胎儿过大,难产死去。祥子为了帮虎妞办丧事,无奈又卖了洋车。邻女小福子事后向祥子示好,可是祥子因为负担不起她一家,又回到了车行拉车。

  10.偶遇刘四爷

  自从虎妞去世后,祥子对拥有一辆自己的车已经失去信心。他在夏先生家做包月车夫的时候,与夏姨太太发生了关系,并得了性病。从此祥子变了,染上了抢生意、抽烟、喝酒和赌博的毛病,干活也不像以前一样拼命了。虽然希望还时不时地在祥子的脑里迸出些小火花,他却再没勇气站起来了。某天祥子拉车时偶遇刘四爷,在怒斥刘四爷后却突然决定振作起来。祥子找到了曹先生,打算听从其建议重新过上有希望的日子。但是在祥子得知小福子被卖到白房子做低等风尘女子,因不堪折磨而上吊自杀的消息后,心里对未来所抱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11.晦暗的地狱

  这是对祥子和虎妞所住的大杂院的一次鸟瞰。勾勒出大杂院普通居民的苦难生活。作者用滴着血和泪的笔锋,画出了那人间地狱的活景。

  12.最后的绝望

  三起三落,祥子买车的愿望终成泡影,但他心中还期待着能与他喜欢的小福子结合。然而,小福子自杀了,祥子生活的信念悄然死灭。他不再想也不再希望,甚至连绝望也感觉不到了。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已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这些章节有力控诉了黑暗势力对善良美好人性的扭曲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