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那滋味

喜欢吃杭州的东坡肉;喜欢吃北京的北京烤鸭;喜欢吃雷州的白切狗……但最令我难忘的是外婆做的葱油饼。也许你会觉得这是最寻常不过的,但我却对它情有独钟。

葱油饼是外婆的拿手菜,在小的时候,我总能隔三差五地吃上一回。那滋味,馋得我直咽口水。

依稀记得,我第一次吃葱油饼时是在上幼儿园的时候。

那天,中午放学回家,我心里可高兴了。家人问我什么事这么开心,我却笑而不语。因为,我要告诉我最好亲爱的外婆我今天受了老师的表扬。我在客厅里东张西望,却不见外婆的影子。我又急忙把卧室、书房、阳台找个遍。就连她平时常常待的厨房也没不见她的踪影。家人们见我这样着急,就对我说外婆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正在这时,门铃响了,我心想肯定是外婆回来了,便跑过去开门。果不其然,外婆站在我家门口,手里还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见了我,外婆忙问我在学校的表现如何。我急忙告诉她。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老师今天还夸我呢!外婆听了高兴地说:“为了奖励你,外婆今天给你做葱油饼,好不好?”我一听,便纳闷了:“什么是葱油饼?”外婆见我困惑的样子,便对我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罢,便用那满是皱纹的双手推我进了厨房。

看着外婆将调制好的面粉韭菜鸡蛋糊糊,舀一小勺放进沾满了油的热铁锅里,用铁铲均匀地摊开。锅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韭菜香味扑鼻而来。就这样,一张圆圆的葱油饼就做成了。我迫不及待,没等外婆用筷子把它夹起来,我便忍不住用双手去抓。外婆见我这般急切,也没有阻止我。手捧着滚烫的葱油饼,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它的香气,诱得我直流口水。轻轻咬了一口金黄的饼,外面脆酥,里面的葱香扑鼻咸滋滋的。于是,我吃了一个,忍不住吃第二个。直到我还想吃第三个时,外婆阻止了我,说吃多会肚子难受,我也只好停手,只是仍两眼发光,眨巴眨巴地盯着那热乎乎的美食,灰溜溜走出厨房。外婆见我这样,便宠溺地对我说:只要老师以后每表扬你一次,你就可以吃到一次。我听完后又变得十分开心,大声叫着:“哦,外婆最好了。”把外婆逗笑了。

就这样,每当我放学时,总能吃到外婆做的葱油饼。久而久之,我吃腻了,便不再吃了。葱油饼的美味通过儿时的舌尖牢牢封在记忆的脑海里。

现在,我已很久没有再吃到葱油饼。在街道旁也有卖的,可远远不及外婆做的。当看着别人吃的时候,自己总会想起一直伴我长大,陪我度过了无味的小学时代,会想起我吃葱油饼时的滋味。

如今,我想吃一次葱油饼,已是很难的了。外婆患了骨质疏松症,站多了对身体不好。

记得有一次,我回乡下看望外婆。外婆见我来了,做了好几个葱油饼给我,我又重温了那时的滋味。我知道,葱油饼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消失在我的童年里。可它的滋味却依然会存留在我心中。

我怀念葱油饼,可更怀念做葱油饼的那个人。这份情义,早已像葱油饼的滋味一般渗透到我心里,渗透到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