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

  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就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以下是小编J.L分享的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更多热点杂文阅读欢迎您继续访问(www.ruiwen.com/wenxue)。

  公元1144年,陆游与舅父唐仲俊之女唐婉结婚,陆母怕陆与唐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而影响陆的登科进官,以婚后三年未有子为由,逼其与唐婉离婚。在那个母命如圣旨的年代,不从则折呀!临别时,唐婉送一盆秋海棠给陆作纪念,并说这是断肠红,陆说该称其为相思红才对呀!今后我将飘流在外,此花仍由你好好养护。

  十年之后,陆回到老家,偶到绍兴有名的沈园去游玩,谁曾想却再这里遇见了昔日恋人唐婉。当唐婉走到陆游身边的那一刹间,时光与目光都凝固了,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都感觉得恍惚迷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好在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园中怔怔发呆。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由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树下,遥见唐婉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进食。隐隐看见唐婉低首蹙眉,有心无心地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千。于是提笔在壁上题了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第二年春天,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首词,题在陆游的词后: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表达了旧情难忘而又难言的忧伤情愫,她不久之后便郁郁而死。

  想不到大诗人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雨后,仍然把四十多年前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埋在心底。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就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此番倦游归来,唐婉早已香消玉殒,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75岁)。然而他对旧事、对沈园依然怀着深切的眷恋。常常在沈园幽径上踽踽独行,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这时他写下了沈园怀旧诗二首:

  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在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园是陆游怀旧场所,也是他伤心的地方。他想着沈园,但又怕到沈园。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81岁)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

  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

  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

  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

  墨痕独锁壁间尘。

  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日的一天,忽然感觉到身心爽适、轻快无比。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为体力不允许就折往沈园。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相关链接:《钗头凤》唱响陆游与唐婉的爱情传奇

  一个千古传颂的爱国诗人,一位名驰天下的江南才女; 一首催人泪下的千古绝唱,一则生离死别的爱情。7月18日晚,由越剧名家李敏、陈雪萍领衔主演的明星版越剧《钗头凤》将在盛京大剧院上演。

  越剧在国外被称为“中国歌剧”,虽然越剧在南方地区颇为流行,但是在东北地区也有很多越剧迷,在沈阳的演出市场上很少有越剧类型的演出,而今,越剧《钗头凤》即将来沈,其票价从80元到280元不等,亲民的票价,越剧名家的演出,是沈城越剧迷不可错失的赏剧良机。

  越剧《钗头凤》用创新艺术上演千古绝唱,《钗头凤》主要通过细化戏剧矛盾冲突,增设典型道具,变换服饰颜色和场景等多种戏剧表现技巧,使这一爱情悲剧更加扣人心弦,人物形象也更显真实丰满。同时,演员唱腔或柔美婉转,或高亢激昂,或深情款款,或悲切哀伤,使全剧呈现出哀婉凄美的艺术风格,增加了艺术感染力,体现了越剧流派的艺术魅力。

  该剧把陆游与唐琬的爱情,引领到《钗头凤》词阙中生生不息。“错”的是一时放手,“难”的是再度皓首。“莫”的失悔挽留,“瞒”的是苦楚闲愁。那种相见却不能相聚的忧伤,仿若经年累月的刻骨铭心。只是,悲的是唐琬抑郁成疾终究逝去,叹的是陆游在此后的年月里都无法忘怀。

  据悉,该剧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在舞美、音乐、灯光、服装等方面进行了创新,邀请了一流的团队和一流的设计大师们参与,创出新意、创出风采,使该剧好看又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