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抄

“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罢,追随着美好的东西总是没错的。十三四的少男少女,得有点美好的念头才行。”

——题记

当我奋笔疾画,被老陈庞大的影子笼罩时,我的内心是颤抖的。当老陈抽走我的语文书,瞄了一眼课文上凌乱的铅笔稿,凉飕飕地丢下了一句,“下课来我办公室时。”我的小胆儿已经粉末性骨折了。

下课铃响,我怀着我已经是粉末的小胆儿,战战兢兢地挪进办公室。见老陈伏在办公桌上备着课。冷冷道:“大画家,来了?”我低着头,不回应,只想快些结束……

她终于从成堆的试卷里探出头来:“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画樱花玩?日本漫画看多了,中二病犯了。唉?不对,这上面怎么没有美少年啊?还没来得及画?……”她还在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唾沫横飞,我想,那唾液也一定带着更年期老妇女独有的腐烂臭味。就像……

就像我妈、我姑、我姨……像弄堂里嗑着廉价瓜子,涂着廉价口红,讲着廉价八卦的廉价老女人一样。她们……连讨论的话题都一样——

“哎呀,你家孩子还是只知道画画呀~这样不成器呀~”“哎呦,只这样胡乱图画是不成的呦~他想当艺术生?”“不成器的呦,小门小户怎么供得起艺术生……”

委屈、不甘、孤独、无奈……诸如此类的感情一起涌上心头,眼泪里仿佛加注了我沉重的心情,不受控制的往下坠落……我现在哭的,很狼狈吧?那些碾碎我梦想的人,很得意吧?学习不好的孩子,就不该受人怜爱吗?学生们的目标,就只能是升学吗?我到底是为什么非要来这个该死的学校里学习啊!

也许是我哭的太过狼狈,她停止了说教:“你……还好吧?”我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尽量让自己不显得那样窘迫。

“没事。”说着,快步走出了梦庵一样的办公室。

当我以为“樱花事件”就此告一段落时。在某次上厕所的途中,我瞟到了我妈——她正在办公室,朝向老陈站着,满脸的羞愧难当。

她一定在训斥我吧?训斥我不思进取,还是揶揄我胡思乱想?呵,也对喔。学习不好的孩子就应该被唾弃吧。就连心里存着一些美好的憧憬都不被允许。

出乎我意料的是,回到家里,母亲并没有斥责我,反而是一脸愧疚。

“对不起,这些年妈妈一直强迫着你学习,从没关心过你的想法。要不是你陈老师和我说,我都不知道,你心里那么苦……

“你陈老师讲,小孩子的想法好好要支持。如果真的喜欢画画的话,我们支持你。”

心情就像银罐子里沸腾的水一样,噗鲁噗鲁的响着。是……陈老师帮助的我吗?

毕业考试前夕,我又见到了陈老师

她笑嘻嘻的打招呼:“呦!大画家!”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陈老师。”

“你妈妈和你谈了吗?要去学美术了?”

“嗯。”我回答道。

“那就要好好学啊,”她捋了捋头发,“老师小时候也很喜欢画画,但是就是因为家长不同意。说女孩子要找一个安稳的职业。于是我就成了一名教师。你知道吗,一看见你,我就觉得你和我小时候很像,脑袋里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就想把你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打压掉……”

“不过,我最终决定支持你。老师也有过那段时期。老师清楚那种求而不得的痛苦。老师明白,十三四的少年少女,总归是要有些美好的念头,有个绮丽的梦想的。”她的头垂了下来,好像陷入了美好的回忆。

“那么——”她重新抬起头,递给我一张纸,“给你的。”

“给我的?”我嗫嚅出声。

“啊—这不是毕业季要来了嘛……所以就想着,给我的得意门生送个纪念品……嘿,这可是我自己画的哦!好好收着吧!”

得意门生?亲手?我?

“别那么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嘛!唔,我也是有少女心得哦!我很喜欢你画的画,也很喜欢你那份对美好的向往,以后如果可能话,也要接着画下去。”她转过身去。摆了摆手。

“好了,你回去吧!”

我依言往回走,“等一下!”她叫住我。“老师不仅喜欢你的画,也喜欢你哦!”

我……原来是被喜欢欣赏着的吗?我也有人喜欢了吗?好高兴……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画。

漫天飞舞的粉色樱花,带着笑容的少年少女,以及上面秀气的字体——

“带着你美好的念头,纵情飞舞吧! ”

南冶中学九年级八班 程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