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南处是桃源

柳絮风轻,梨花雨细。

时在暮春,正值轻轻暖风将柳絮吹向半空乱飞,细细春雨使一枝枝梨花带上亮晶晶的水滴。烟花三月,草长莺飞。漫步在苏堤上,杨柳依依,感受着水墨丹青的烟雨江南,烟笼陌上,桃花纷飞。那温软迷蒙的杨柳烟望不穿……

一千七百年前,是谁救了谁?一千七百年后,是谁报答了谁?

曾经的雷锋塔下,断桥旁边,许仙向白娘子递出的那一把伞,不就是饱含江南那花针似的丝雨似的——紫竹柄、香木伞骨、油纸伞面。更讲究的还在伞面上用苏绣针法绣上风摆荷叶。只有江南人才会如此精致地用心装饰生活中的每个细节。

雨中失魂落魄的人儿呵,又见那紫竹柄、香木伞骨、油纸伞面。雨中定情伞为媒,这样灵秀唯美的油纸伞!试想若换做粗糙拙劣的其他什么伞,如何承载得起那流传千年的美丽神话?

想必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中唐寅风流成性、吊儿郎当的形象已深入人心,但我们也不难看出唐寅位于江南四大才子之首是何等的生性洒脱、追求高尚、淡泊名利,还有他的文采盖世,教人为之惊叹。《看泉听风图》《桐阴清梦图》等等无不显示了这位旷世才子的才情万丈。

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以表其淡泊名利、专事自由读书卖画生涯之志。唐寅一生酷爱桃花,别墅取名“桃花庵”,自号“桃花庵主”并作《桃花庵歌》:“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此中过得清闲而超脱,令人艳羡。

江南,竟又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文化古城。一口巷陌,该有濡湿的粉墙黛瓦,潮润的青石街板,青绿色的泉水顺流而下,漂进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甜软的弹词在湿漉漉的空气中绵绵地唱,老渔夫们在烟雨迷蒙的西湖上摇那梭针似的乌篷船……五六只乌篷,三四片明瓦,“船头一卷书,船尾一壶酒。钓得紫鳜鱼,旋洗白莲藕”,实在滋润自在。只有江南的水上才有如此灵巧精致的舟,也只有江南的人才发明手把酒盏、双脚划桨的行船方式。那种宁谧淡泊的风骨,浸在江南千里莺啼绿映红的春日中,风华绝代。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人人都向往的世外桃源,竟叫一个无姓无名、无欲无求的打渔人发现了。“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江南是个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只有真正领悟到其中的奥妙,才会生活的云淡风轻、惬意潇洒。

江之南处,豆蔻初春,恍若桃源。那里清波荡漾,微风拂面……不远处传来些并不真切吴侬软语的歌调,婉转的小调最扣人心,兜兜转转弯弯绕绕,继续飘荡在暖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