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魔鬼的故事-一千零一夜

  从前,有一个家境贫寒的老渔夫,要养活老伴儿和三个孩子。他有个习惯,每天打渔不多不少只撒四网。一日中午,他来到海边,脱下外衣,撒了一网,耐心地等它沉到水底才开始收网。这一网重得很,他怎么拉也拉不上来,只好把网绳拉到岸上,钉了一个桩,把绳拴牢,然后脱光衣服,潜入水下,左揪右拽捣鼓了半天,总算将网拖上了岸。他披上衣服,走近网前一看,原来网住了一匹死驴。老人心里十分悲伤,自言自语地说:

  “除了万能的安拉谁也无能为力。让我用这样的东西养家糊口,真是天下怪事。”

  感慨之余,他记起了几句诗,于是吟道:

  任你日夜苦煎熬,

  天要人死劫难逃。

  劝君莫再徒劳累,

  命里是穷勤无饱。

  话虽这么说,想到全家老小要填饱肚皮,渔夫只得继续干活儿。他费尽力气把驴弄到网外边,将网拧干拾掇好,重新走入海中,嘴里念叨着“老天保佑”,把网撒了出去。等网沉底后,他开始收网,这次感觉比上次还重,他以为捕到大鱼,连忙把绳子拉到岸上拴好,紧接着脱衣下水,潜入海底。又是一番折腾,好不容易把网拖上岸,一看,网里是一个装满泥沙的大瓦罐。渔夫垂头丧气,非常沮丧,于是又吟起一位诗人的诗来:

  时运请不要再怒火熊熊,

  看看这世道你也应宽容。

  无所事事的人吃穿不尽,

  辛勤劳作的人两手空空。

  我四处奔波以寻觅生路,

  到头来只遇见它的亡灵。

  多少愚昧之徒飞黄腾达,

  多少有识之士匿迹销声。

  吟罢,老渔夫将瓦罐扔到一边,把网拧干择净,向安拉乞求生计后,第三次走入海中。他撒下网,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起网看时,只有一堆瓶瓶罐罐,他失望到了极点,只好又借诗发泄自己的不满:

  这便是你的生路,

  解不开也系不住。

  能书会写又何用,

  难当衣也难作谷。

  接着,渔夫仰天长叹:“老天爷,你行行好吧。你知道我每天只撒四网,这可是最后一次啦!”说罢,他使劲儿张网撒向大海,等网一到底便往回收,谁想这次还是拉不动,好像网被水下什么东西缠住了。他说了声“算我倒霉”,又脱衣潜入海底,费了半天工夫好歹把网拉了上来。这次倒是与前三次不一样,里面是一个黄铜做的、好像装满东西的大肚细颈瓶,瓶口有铅封,上面有大卫之子所罗门戒指的印记。

  老渔夫这回可乐了,心想:这可是个好东西,拿到铜市起码能卖十个金币。他拿起小瓶晃了晃,觉得沉甸甸的很有分量,于是又想:我一定得打开,看看里边有什么,然后再放在口袋里拿到铜市去卖。他掏出一把小刀,好不容易才把瓶口的铅封撬开,接着把瓶子放在地上,翻过来掉过去用劲儿摇晃,希望将里边的东西倒出来。可摇来摇去什么也没见着。老渔夫正纳闷儿,蓦地一股黑烟从瓶口冒出,越来越浓,越来越粗,越来越高,烟柱下端在地面不停地移动,上端直插云霄。渔夫见状惊得目瞪口呆。少时黑烟冒完,聚合成一大团,就听轰隆一声响,黑烟霎时变作一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庞然大物。只见他头顶天,脚踩地,身材奇长无比;脑袋似一圆形屋顶,双手好比大号铁叉,两脚如同巨型帆船;一张土黑色的脸上长着山洞般的嘴巴,岩石般的牙齿,茶壶般的鼻孔和灯笼般的眼睛。

  老渔夫何曾见过这等怪物,吓得他两排牙齿直打架,一个劲儿地往下咽口水,浑身筛糠似的哆嗦不止,想拔腿逃掉吧,无奈仨魂儿早已吓丢了俩,哪儿还分得清东南西北。

  魔鬼看见渔夫,先说了句:

  “万物非主,唯有我主。所罗门是我主先知。”然后他抬头望天接着说:

  “我主的先知啊,请不要杀我。我再不敢违抗您的旨意,再不敢冒犯您的尊严。”

  老渔夫听了觉得很奇怪,问道:

  “魔鬼啊,您刚才是说所罗门是主的先知吗?所罗门过世已经一千八百年了,如今我们已不是在那个年代了。快说说您的故事和经历,以及您钻进这个小瓶的原因。”

  魔鬼没接他的茬儿,说:“渔夫,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渔夫忙问。

  “立刻将你杀死!”

  “啊?”渔夫倒吸一口凉气,“这算什么好消息呀,我的魔王。您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杀死我?难道我把您捞出海底,拿到岸上,放出这个瓶子,就换来一死吗?”

  “少啰唆!告诉我你想怎么个死法就行了。”魔鬼说。

  “我犯了哪条罪过,让您这样惩罚我?”

  “说得也是,为了叫你死得明白,你先听听我的故事。”

  “您讲可以,不过最好讲得简单些,我支持不了多久,魂儿都掉到脚那儿去了。”

  “你听着,渔夫。我是一个叛教的精怪,违抗了所罗门的旨意,而且顽固不化。他派其宰相召我前去觐见,我极不情愿但又毫无办法,被宰相强行押到他面前。他劝我改邪归正,投在他的门下,我不从,他便叫人拿来这个瓶子,将我关在里面,用铅封口并盖上刻有他大名的印章。之后,他命众神把我扔进大海中央。我一直沉在海底,心想:一百年之内,谁要是救了我,我就让他一辈子荣华富贵。一百年过去了,没人救我。我想:二百年之内,谁要是救了我,我就给他打开大地的宝藏。二百年过去了,没人救我。我又想:三百年之内,谁要是救了我,我就满足他三个愿望。可是三百年过去了,四百年、五百年……整整过了一千八百年,仍不见一个人来救我。我气得发疯,于是诅咒:谁要是这时救了我,我就杀了他,但我会让他自己选择如何死法。而你,恰恰在这时救了我,所以你可以随便选择自己的死法。”

  听完魔鬼的故事,渔夫心想:真是天大的怪事,不早不晚我怎么偏偏在这时节把它给救了呢,就这么死了也未免太冤枉了。于是他对魔鬼说道:“您若是免我一死,安拉会对您既往不咎;您若是不杀我,安拉会保您今后逢凶化吉。”

  “不行!你现在死到临头,快说想叫我怎么结果你的性命吧。”看来魔鬼铁了心要杀他。

  老渔夫此时仍然抱着一线希望,苦苦求道:“看在我使您重获自由的分上,您就高抬贵手饶我这一次吧。”

  “什么?你不提还好,一说我气不打一处来,我就是因为你救了我才非杀你不可的!”

  “万魔之尊啊,我对您有救命之恩,而您却恩将仇报。这倒真应了那几句诗了:

  我们施德你却以怨相报,

  以命发誓此乃恶人之道。

  谁若向不配行善者行善,

  结果定是好心不得好报。”

  魔鬼才不管这一套,怒吼道:“你休想让我回心转意,现在你只有死路一条。”

  事至如此,老渔夫反倒镇定下来,他略一沉思,心中暗道:我是人类的一员,安拉赋予我聪明才智,以我的智慧和计谋难道斗不过魔鬼的狡猾和诡诈吗?俗话说得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就不信制服不了它。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问那魔鬼:“看来你是非杀我不可了?”

  “没错!”魔鬼斩钉截铁地说。

  “以刻在所罗门戒指上的最伟大的名字起誓,”老渔夫从容说道,“我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魔鬼一听,自知上了当,恼羞成怒地在瓶内又顶又撞,想要出来,可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济于事。于是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现实:自己又被有所罗门戒指印记的盖子关在了瓶子里。他成了这个老头儿的囚犯,威风扫地,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妖怪。他感到渔夫正拿着瓶子朝大海走去,急忙叫道:“不!不!”

  “不什么不,”渔夫边继续向前走边说,“对你这种不讲情义、翻脸不认人的家伙就得这么办。”

  魔鬼顿时没了脾气,口气软了下来:“你准备把我怎么样啊,渔夫?咱们有话好说嘛。”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哇。刚才我三番五次地求你,说你若是免我一死,安拉会对你既往不咎,你若是不杀我,安拉会保你今后逢凶化吉。可你就是不听,一个心眼儿要以怨报德,置我于死地而后快。现在好了,安拉让你的小命儿攥在我的手心里,你当初无情,也就别怪我这会儿无义。我把你扔回大海,你既然在海底已经待了一千八百年,那你就一直待下去,待到世界末日好了。”

  魔鬼听后仍不死心,说:“求你打开瓶子放我出去,好给我一个机会重重地报答你呀。”

  “又在骗人,可恨的东西!”渔夫才不会上他的当哩。

  魔鬼听到所罗门的大名如雷贯耳,立时战战兢兢乱了方寸,他哆哆嗦嗦地说:“行,你快问吧,越简单越好。”

  “那好,我问你,当初你是如何进入这个瓶子的?它那么小,你那么大,连你的一只脚或一只手都装不下,更何况你整个身体啦!”

  “噢,是这么回事呀,你不相信我原来是装在这个瓶子里的?”

  “是的,除非我亲眼所见。”

  魔鬼二话不说,摇身变作一团黑烟升到半空中,然后越缩越细,一点儿一点儿地钻进小小的铜瓶中。最后一缕黑烟刚一进去,渔夫一个箭步冲到瓶子旁边,拿起铅封塞子将瓶口严严实实盖住。而后,他冲着瓶子大喊:“喂,你听见了吗,魔鬼?现在轮到你选择何种死法了,因为我马上就要把你扔回大海。我要在此地建一所房子,把家搬过来,并告诉每个到这里来的人千万不要在这儿张网捕鱼,因为这儿的海底下有一个魔鬼,谁把它捞上来谁就得被它杀死,更可恶的是它还要人家自己选择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