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习以为常说不

对习以为常说不,是为了追求更华丽的转身。

——题记

我们习惯于对真理言听计从,却从不肯学会质疑;我们习惯于成功是上一所名校找一份好工作,却从不去寻找自己所爱的专业和感兴趣的工作,我们习惯于人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却从不与命运做斗争……

我们都是对万事万物习以为常的人,然而,世上总有些叛逆的人,敢于质疑,敢于反抗,敢于对习以为常大声的说不。

贾宝玉在清代应属于“另类”,幼时他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大了他说:“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然而他却生在一个日益衰败,后继乏人的贾府,被看做接班人,希望他走上读书进仕的传统士大夫所走过的道路。可他偏偏是个叛逆者,是个挑战封建世俗的反抗者,是个对既定真理说不的“奇人”。他接受贾政的鞭笞但却不改初衷,而是鄙视功名。他不愿接受家庭对他婚姻的安排,而倾心地热恋着志同道合的林黛玉。他的思想和行为无疑与当时的社会格格不入,他的身上虽有十分浓厚的贵族子弟的习气,可他仍然不失为一个贵族家庭乃至封建制度的叛逆典型。

贾宝玉时清代天空中最亮眼的星,划破腐朽没落的王朝,纵然只是一瞬,却成为整个时代不灭的星魂。

从最高学府众人艳羡的高材生变成技校普通的学生,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一个名叫周浩的男生认真的人生选择。2008年周浩以位列青海省理科前5名的成绩报考北大生命科学学院。进入北大不是他的梦想但他屈服于家人和老师,所以他在经历旁听、转院与无果的挣扎后,决定从北大退学去名不见经传的北京技师学院学习数控技术。这是他对命运的反抗,这是他对理想的追求。

在世俗的价值排序里,人们着普遍认为,一个北大学生肯定优于一个技校学生。但对于个人来说,能够做自己喜欢真正适合自己的事情,是否是最有价值的选择?周浩最终坚持自己的理想,挑战世俗的观念,付出行动去改变,这是非同寻常的勇敢和果断。

如果对命运的安排习以为常,怎会有陈涉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如果对命运的安排习以为常,怎会有贝多芬甩开了尘世的喧嚣,在音乐的国度里尽情跳跃。如果对真理的权威习以为常,怎会有哥白尼献出生命所得的“日心说”

命运的安排有时固然美好,但若只是习以为常地服从命运,不懂得学会与命运拼搏,怎会知拼搏后的未来有多精彩。真理的权威有时固然威严,但若只是习以为常地听从真理,不懂得一次次的尝试,怎会知尝试后的真理有多正确。

选择对习以为常说不,是为了追求更华丽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