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之下的本质

亚里士多德说: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诚然,万事万物必有因。我们总是被眼睛所看到的“真相”所迷惑,就如鹦鹉鱼色彩艳丽的外表一般,其内里,往往隐藏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毒素”。

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个太太多年以来抱怨对面楼上的太太衣服洗的不干净,认为那位太太很懒惰。有一天,这位太太的一个明察秋毫的朋友来到她家做客,发现不是对面的太太衣服洗的不干净,而是这位太太自己家的窗子太灰渍太多。

故事如此反转,不禁令人失笑。

人们总是被表面所看到的现象迷惑,难以想到事件的本来面目。在历史上,也有许多鲜活的例子。

那是鸦片战争后不久,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开始意识到自己统治的不稳,寻求能够挽救危亡的办法。部分大臣占了出来,口号“师夷长技以制夷”,创办工厂,兴办学堂,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历时近三十年,最后却以失败而告终。究其因在于,当时的统治者们盲目学习西方的技术,被当时的发达国家科技力量雄厚的表面所蒙蔽,没能从国民根本开始变革。虽有影响,但终究没能使中国富强起来。

看到表面,细致思考,方能获得真相。

“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战国策对此二人如此描述。邹忌与徐公比美,其妻曰美,妾曰美,客亦曰美。待到徐公来,邹忌窥镜而自视,不若徐公之美也。“这是为什么呢?”邹忌不解。思考多日,终于得出结论:吾妻私我,妾畏我,客有求于我。于是在朝堂之上告诉齐威王,王纳谏,使齐国强大了起来。

邹忌没有被妻子等人的美言所迷惑,善于思考,看到了问题的本质,最终得出了使国家强盛的重要发现。

现实生活中总是充满了选择与诱惑,常常煎熬与事倍功半的困境,苦苦深陷泥沼。已故的前北大校长季羡林先生,在文革期间依旧投身于翻译和写作的事业中;中国航天学之父钱学森,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坚持回国为祖国发展贡献力量。先辈们的不慕名利,不被物欲的表象所迷惑的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

美丽的蘑菇往往带有剧毒;廉价的好运往往隐藏着陷阱;过分美丽的食物往往被添加了大量的添加剂。我们身边有无数或美好或污浊的假象不断地欺骗我们的双眼,只有我们用心的去分辨,用头脑去思考,才能擦去这“窗”上的“污渍”,更清晰的见证我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