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我爱你

这几天中了琼瑶阿姨的毒。满眼里,满脑里都是齐飞与叶凡的对白。还有那个换了包装纸的齐远,那个用眼睛说话的雪花。我知道,我又开始沦陷了。

不太敢看电视剧,总是情不自禁地随着剧情的进展或笑或泣。说得好听点,那是心软,是自己的心没有被现实击的麻木不仁;说的难听点就是一个白痴,傻瓜。明知道是导演导的,编剧编的,演员演的,却依然像个飞蛾般心甘情愿地陷在剧情的火焰中。是,就算是被骗也心甘。

我是怎样的人,我无法给自己下一个确切的定义。我长得不美,声音不甜,没有气质,也不优雅。我爱笑,爱哭,爱发呆,爱漫无目的在街边游荡。这样的一个我,偏偏又有着无数稀奇古怪的想法与幻想。

罢罢罢!还是不说这些矫情的句子,在现实生活中让柴米油盐的平凡渗入我的灵魂吧!今天是阴历7月15日,是我们老家传统的鬼节,在这个日子里,家家都会做好饭菜,请死去的亲人回家坐坐。

在公公婆婆搬来与我们同住时,这个“请家堂“的传统便没有了。公公总是说,心意到了就行,没有必要非得请来,况且,路途遥远,他们也不一定乐意来赴宴。我不语,对于彼岸的亲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存在,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请”,他们就真的会来。

有时,我会相信在另一个空间,真的有我们死去亲人的存在,他们也会和父母团聚,他们也会在想我们的时候,来梦中与我们一聚。

可有时我也会疑惑,离我们一岸之隔的他们是否会重新遇到可心的人儿,然后再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么?那葬在一起的夫妻该如何自处?天啊,又扯远了,我只是想说,今年我们依然没有请他们来,他和公公一起回老家上坟了。

算了,先不写了,《花非花雾非雾》开演了,我想再次沦陷了。对所有我爱的人说一声,亲爱的,请允许我爱你,就像允许我爱我的琼瑶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