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月

问月

最是一年春好处。

而我最爱木槿花,可惜不是在春天开放的。

我时常趴在窗前,问月,你是否知道我的心声?

月被重重的云朵遮掩了,她没有听见,

我却听见母亲一遍又一遍不耐烦地唤我的名字。

夜黑了,只有我的阳台开著灯,

夜色如墨,月像一盏明灯带给人们一丝光亮。

犹如我,常常犯傻在早该睡熟的时候不眠,

灯光,微弱的亮着。

夏。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

暑假来临,随之而来的不是欢愉,而是愁苦。

时常听见母亲责备我的声音,你为什么又没有考好呢?

微微一怔,是啊,为什么没有考好呢。

在学校里,我并不出众,成绩平平,资质平平,什么,似乎也轮不到我。

夏季,我会跑去爷爷的庭院里,专心浇水,照料木槿花。

花瓣下垂,遮住了自己的洁白娇美。

夏天的夜晚来的似乎特别晚,我问月,你知不知道我最渴望什么?

月躲在层层云朵后面,她没有听见。

萧索的秋,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我最爱阅读历史书,最注重的也是友情,

诗人笔下描绘出一个又一个他们心目中的秋天,而我,在梦中梦见了故友。

木槿花该是花谢了罢。

小院子里,早已是菊花的身影,满目温暖的黄色,却亮得我的心微微生痛。

那白嫩的花瓣早被菊花柔卷的花瓣压住了。

我找不到它了。

夜晚似乎来的特别快。

母亲便早早地唤我做功课,学业重了,要努力啊,只看历史书有什么用!

学业重了,要努力啊,它鞭策着我,却也压在我心上。

我的眉宇间含着忧伤,问月,你有没有听见笔尖如秋叶落下的飒飒声?

月被云朵的温暖掩在沉睡中了,她没有听见。

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冬天,很冷,我呵着通红的手,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门前。

寒假,终是来了,时光飞逝,我已是初三学子。

大雪纷飞,落在地上,不久,便会积起一堆雪,覆盖了大地。

梅花,梅花在哪里呢?

我忘记了,爷爷家没有种梅花,想必,那粉红的腊梅花定会在雪中娇艳盛开罢。

即使她无意苦争春。

人人都说我无意怎的,或是那般,都不过是美妙的借口。

這晚,月明的通亮,好象一个圆盘,映出了世界。

我问月,你看清了世界吗,你亘古不变地挂在上空,你看清了吗?

月不答。

而我最爱的木槿花在等待中入梦了。

春夏秋冬又一春,明年,便又是春天了,那么,夏天也会到来,纵使短短一瞬。

那么我又可以看见木槿花了,纵使短短一瞬。

却也无比美丽。

无需问月,我早决定要如那木槿一般的绽放。

美在舍於,美在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