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衣裳

烟雨浸湿了蜻蜓的翅膀,稻草人的帽子被打的不成模样。微风吹过,葱茏的树叶摩挲发出声音,寂静的菱塘边凌乱的枝桠一片狼藉,像撕开的荒岛生疯长的杂草,荒凉而心伤。野塘中央,野荷披着香馥,依旧望着蓝天。

她青绿的荷叶上被打伤了许多窟窿,沿边的褶皱的缝隙里滴下了昨夜的露水,清晰的毛罗趟出了透明的血液,流动的新迸发着能量,滚烫的梦想灼伤了荷塘,碧波荡漾,涟漪流浪。她颤动的舒展着腰身,微蕊轻颤,涟漪流浪。

她想:“我要冲破淤泥蔓延的池塘,哪怕周围的不堪把我寝室,哪怕烟雾朦胧把我的眼睛蒙蔽,我也要在幽深的黑夜里,在失望笼罩的绝望里,把希望的花朵绽放。”他开心的笑着,像透过蜻蜓的翅膀看到的彩虹的长廊,每一寸的徜徉都透着香醇的勇气,生命的光华。

游动的鱼儿摆动着慵懒的身躯,带着轻蔑和讥讽的笑容,不屑的说:“你别傻了,在这个池塘里是我们的天下,怎么还会容得下你这株花呢?我看就算听出了一朵花,迟早也会被侵蚀得一干二净。”说完,便摆动着翘起的尾巴,流向碧波之中。

他在暗淡无痕的月光下,变幻着颜色的星座发出伤感的光芒,守着每个精灵守望着的繁星,擦过的流星在无边的黑暗里放出热量和光明,带给她无限的向往。

她努力的绽放着属于自己的花。在每个晨光委录得早晨,抚摸着深沉的伤痕,乘着朦胧的烟雾,将自己的泪水完美地融进濛濛晨曦中,晶莹的身影,虽是辞别,却毫无遗憾。

他终于有一天,在眼光的照耀下,淡粉色的花苞冲破重重障碍,暴露在骄阳之下。那朵袅娜的开着的核化的营在,再荷塘中一圈一圈荡漾,为那些依旧努力开花的荷花们,添上梦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