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恐怖故事大全

  一提到万圣节,很多人会联想到恐怖故事,下面是由yjbys小编为你精心编辑的万圣节恐怖故事大全,欢迎阅读!

  【酱鸡爪】

  阿强是一个大排挡的老板,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后,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特别是酱鸡爪。但他每天都是限量供应十份,谁来了也没多的,这可苦了我这个食客了,有时候去晚了,就没了。那一天我是睡都睡不着,就在想鸡爪和阿强,总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阿强的厨房周围都是用黑布罩着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菜的,最奇怪的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买过鸡爪,他也没有养鸡。那他的原料是怎么来的呢?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顶上,掀开了屋瓦的一角,想一探究竟!我从细缝里看到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一只手,那是人的手,还连在人的身上的手,不过已经不全了。那个人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脸在扭曲,但是叫不出来,他全身只剩皮包骨头,可是手却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钉在墙上的,灰黄色的,掺着一丝血丝,还在抖动。这时外面有人叫一份鸡爪,只见阿强熟练地从那个手上斩下了一块。他飞快地剁着,然后下锅、加料……很快,一盘香喷喷的鸡爪就出锅了,阿强将它端了出去。这时,我发现阿强冲我这个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吓得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阿强的厨房……

  【晚上10点】

  萧喜欢把手机放在写字间窗户的桌子上,阳光下,金属外表栩栩如生,煞是惹人喜爱。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时萧收到了不少祝福的信息,他一一读来,时不时回复一条,然后如常般把手机搁在窗口的桌子上,开始忙碌。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嘴角弯起一道弧线,无奈的摇摇头。办公室的同事忍不住和他开玩笑:“又是第几号女朋友给你发的短信啊?”“哪有?”他拿起手机读到:“后天晚上10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同事凑过来:“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信息啊?”“可能是无聊的人开玩笑吧。”萧笑笑,继续写他的文件。第二天还是中午的时候,他又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与上次的居然有些联系“明天晚上10点。”萧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按照那个号码拔了回去,想看看是谁和他胡闹。“您好,您所拔叫的号码是空号……”不会吧?!他确认了一次信息号的号码再次拔过去,结果仍然是空号。也许是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发生错误吧?他没有深想,决定对这个短信不再理睬。第三天,同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照旧响起,萧有些烦恼了。打开信息,天哪!“今天晚上10点。”这几个字符映在眼里,他马上照那个号再次拔过去“您好,您拔叫的号码是空号……”机械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透着凉意。不可能的啊?!萧决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门经理却宣布,客户来电话通知,谈判时间改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负责的文案必须要今天晚上做好,看来只好加班了。当然,几个短信不能影响工作的,再说这次项目,老总是非常看重的,企划部得力干将萧是怎么也脱不掉的。最好的办法,是在10点之前把工作结束。7点过后,大厦里面的公司都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写字楼里安静下来。萧要了份便当,匆匆吃了几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8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只有他还一个人。他已顾不得任何事了,在电脑面前努力奋战着,直到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又是短信!他心里一阵凉意,回头一看,还好,不是10点,9点整,他松了一口气。

  打开手机“还有一个小时。”又是那个奇怪的号码!天哪!到底是谁?!萧不禁开始想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线索,算了,还是继续工作,赶快做完,早早离开为妙,索性关机。萧终于完成了文案,匆匆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大厦,点燃一支烟,平静一下心情,穿过一条马路。当他走到马路中央时,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经关机了吗?萧愣了一下,马上停下脚步去找那个该死的手机……夜空划过一个尖锐刹车声,金属外壳的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圆,落在一片血泊中……有个时间,永远停在了10点!

  【卫生间】

  我们上班所在的楼层除了我们的公司,还有其他一些公司,都是一些很小的部门,而我们一层楼只有一个卫生间,在走廊的尽头。卫生间只有两条路,前面是洗手台,门口有一面镜子。平时工作很忙,我们上卫生间的时候几乎是跑着去的。这天也不例外,我匆匆冲进卫生间。有一道门是虚掩着的,我能看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并不认识。于是选择了旁边的那个,等到出来的时候,洗手台已经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在洗手,那是隔壁公司的女孩,我们在走廊遇到过很多次,虽然从没打过招呼,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她洗好手,拉开隔壁那格的门走了进去。咦?那格是有人的呀?难道刚才看到蹲在里面的?我没有多想,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些时间,又是卫生间,我第二次看到了那个女人。那是个上了岁数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棉衣,脸色蜡黄,整个脸都是浮肿的,我刚进去时就看到,她依然蹲在靠窗户的那个格子里。看见我,居然露出诡异的表情。“啊!”我尖叫一声,就冲了出去,正好撞到隔壁公司的那个女孩。“你怎么了?”她问。“有……有鬼!”我连气也喘不顺了。“不是吧!她也吓得花容失色。”“千万别去靠窗户的那一个格子!”我紧张的告诉她,我不厌其烦的对每一个人唠叨。已经不再到那个卫生间了,我宁愿去楼下的公厕。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第三次看到了她!不在卫生间,而是在走廊,她在人堆中跌跌撞撞的走,没有人注意到她。我顾不上淑女形像,大叫着冲进了办公室。“怎么回事?经理如老虎般把我提到了走廊上。”那里!她居然还在!如此明目张胆?难道只有我能看见她?“她!我指着那个黑色的棉衣!她!”“她?她是这个楼的清洁工!最近大厦要求不只是晚上清洁,早上也要清扫走廊,所以你以前没见过她。我看你是发神经!”经理恨恨得扔下我,快步走了回去。我晕!原来是虚惊一场,害得我每天跑到楼下卫生间,终于可以放心的上卫生间了。刚进去,又遇到隔壁公司的那个女生,她冲我笑了笑,就出去了。卫生间的门口正对着那面镜子,出来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那个好笑的误会,便想向她说一下,就转身叫她。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硕大的镜子里,我只看到了我自己,转过头来看我的她,在镜子里压根什么也没有!我终于明白了,果然是个误会!那天的那个清洁工的确一直蹲在那里,而那个女孩之所以可以进到里面去,因为她才是真正的鬼!

  【我们是一家人】

  去年,那是一个雨夜,我在国道上拦了一辆车回重庆,现在回想一下,那应该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车子很空,在车子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位少女,她旁边有一排空座,我走过去问她:“这个位子我可以坐吗?”她微笑的点了点头,她很美,美得有点让人惊讶,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出于一种男人的本性,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了一些我的往事。她听的很入神,讲到情深之处她还有一些感触,接着她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她说:“我今年22岁,小时候很苦,在我五岁生日那天,爸爸突然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明天妈妈就会离开我们,叫我千万不要伤心,那时我还小,并没有在意。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听到妈妈过世的噩耗,我用一种诧异的神看着爸爸,他只是对我苦苦地笑。就这样爸爸、我和弟弟三人又过了几年,在我十岁生日那天,晚上爸爸泪流满面的对我说:“明天弟弟也要离开我们了”。我问:“弟弟要到哪里去?”爸爸说:“弟弟到妈妈那里去。”那时我也没有在意。第二天,弟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我感到了恐惧,去找爸爸,爸爸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接下来这几年,我过得不错,可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早上爸爸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他为我过了生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明天爸爸也要离开你了,你要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他把一份信交到我手里,对我说:“等20岁生日那时,你打开信,一切的一切都会有答案。”我很害怕,我怕爸爸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二天爸爸真的离我而去,在河边,他们找到他的尸体。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她继续说到:“就这样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着,又过了三年,阿刚走进了我的生命中,我很爱他,我们住在了一起,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忽然有一天阿刚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我心碎了。终于熬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打开了那份爸爸留给我的信,信是这样写的:莲儿,我知道这几年你很苦,但是在你18岁时,你会认识一个男人,但是一年后他也会离开你,你不用去找他,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明天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我听到这里,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我又问了她一次,“你今年几岁?”她告诉我:“22岁,现在家里人对我都很好。”忽然间我出了一身冷汗,才注意到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找我买票,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人的脸上毫无表情,我试着向窗外望去,雨下得很大,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大声问司机:“车到哪了?”司机不答。他好象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我猛然转头想找那个女孩,她不在了,我又四周看了一下,她已坐到了我的另一边。

  “司机停车!!!!”我大喊,车子停了下来,我拼命地跳了下去,踩了个空,重重地摔在了水坑里,我顿时失去了感觉,只恍惚间发觉自己在飘。

  第二天,有车从路边经过,发现了我,我醒了过来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还活着吗?”他们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

  【坐公车】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看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一上车他发现这辆末班车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辆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等他站稳时候,发现他们身处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你来嘛】

  露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终于,露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醒来,露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露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露过街去了。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露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露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露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冰箱里的人头】

  我家有一只很高很大的海尔冰箱,是92年买的,很古老了,上层是冷冻,下层是冷藏,平时妈妈总是把吃不了的肉放在冷冻室里,我也喜欢把雪糕啦草莓啦之类的东西放进去冻起来。这样一来,冰箱里长年都塞满了东西,有时候连妈妈也会忘记里面到底有什么还没吃完.

  有一天,小雪来我家玩,我们玩到很晚,大概十点多了,妈妈有些不高兴,可是小雪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平时学习很紧,也难得有人陪我玩儿,所以看到妈妈生气也没吭声。后来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听到妈妈开了一下入户门,然后又关上了,这时小雪也玩得尽兴了,起身要走,可是妈妈突然推门进来说,要请小雪吃宵夜,妈妈说话的时候表情怪怪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在晚上吃宵夜的习惯,怎么妈妈突然要给我们做宵夜呢?

  过了一会儿,小雪说她要上厕所,我开门指给她让她自己去,我的房间和厕所之间隔着厨房,我听到小雪经过厨房的时候和妈妈聊了句什么,之后她就大叫一声,连鞋都没换,夺门而逃了。我急忙出去,发现妈妈爸爸的房间早关灯了,只有厨房里冰箱的冷冻室门还开着,我暗骂小雪这丫头神精病,随手带上了冰箱门。虽然对小雪不满,可我也依稀觉得奇怪,怎么妈妈说给我们做宵夜又早早地睡了呢?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没见到小雪,直到晚上放学,我堵在她教室门口,才算逮着她。我问她昨天是怎么回事,她起先不肯说,后来被我连哄带吓,她才哆嗦着回答:“昨晚,我经过厨房的时候,看到你家冰箱的冷冻室门开了,你妈妈正探头到里面拿什么东西,我就说阿姨这么晚了别费心给我们弄东西了,”小雪说到这里,打了个冷战,“那个女人猛地把头从冰箱里伸出来,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她阴森森地对我说不费心,这是现成的,我一看她手里拿的,妈呀,居然是一颗冻得发紫的人头!”说到这里,小雪已经抖成一团了,她推开我,落荒而逃。

  我听了小雪的话越发觉得这事怪异,不安起来,于是三步两步闯进家门,要问个清楚。

  一进家门,妈妈正在厨房里做饭,见我回来,先发制人地吼我:“那个小雪,以后不许请她来玩了,一点礼貌都不懂,十点多了还不走,后来我和你爸爸一堵气就睡下了,你再和这样的朋友来往,你也要变得没礼貌的,以后你到别人家玩,人家的爸爸妈妈嫌你呆得太久,也不出来送你,看你受不受得了!”

  我惊奇:“咦?不是您看我们玩得晚了要给我们做宵夜的吗?”

  妈妈惊诧:“我还给你们做宵夜?我都想骂你们一顿!”

  想一想妈妈平时的性格,确实不像会给我们做宵夜的样子,那么昨晚那个怪怪的妈妈又是怎么回事?我还记得小雪说的从冰箱里伸出头来的那个女人不是妈妈,那又会是谁呢?天哪,难道小雪说的都是真的!

  我一把拉开冰箱冷冻室的门,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掏,妈妈以为我发了疯,拉住我一顿骂,还把我推到房间里反锁起来,要我赶快学习,把昨天的时间补回来。

  因为马上要高考了,这事我也没多想,就算过去了,一直到高考结束,我都沉浸在无边的题海里,而那一段时间,我听妈妈的话,再也没和小雪有过来往。上了大学,我也就渐渐把那天晚上的离奇怪事给淡忘了。

  直到有一天,宿舍里的小@上网看了几篇恐怖故事,吓着了,白天发高烧,半夜说胡话,吃药打针也不见效。同寝的大姐说,这是撞克着了,得找个有道行的人给看看。我们半信半疑,在大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居士的家里。

  居士要带小@到密室去治疗,我们大声反对。居士笑了,说:“你们不相信我是吧?”然后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张口就说:“你曾经有个朋友,这个朋友以前跟你很要好,可是现在你们没有联系了,是关于冰箱的事情,对不对?”我像被电击了一下,他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那不情愿记起的情节重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了。我对众姐妹说:“让小@跟他进去吧。”大家看我的神色不像在开玩笑,便将小@送进了居士的密室,还嘱咐她有什么事就大叫。

  过了不一会儿,居士就出来了,小@还是有点迷糊,可是已经不烧了。大家为小@付了送祟钱,但都不愿意走,她们都想听听居士所说的关于我的那位朋友和冰箱的故事。我于是把那个晚上的事给大家讲了一遍,我也很想听听居士怎样解释那件事。

  居士笑笑说:“小姑娘们,不是我做这一行瞎玄乎,这些事都是天机,说多了我要折寿的,就像刚才给那位小姑娘送祟,不让你们看是有我的道理的。”

  我拿出钱送给他,心想,你不就是要嘛。

  居士接过钱,笑着摇摇头:“钱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的,这件事我只能告诉你个大概,多的我也不能说。”我们立刻支起了耳朵,“你的那个朋友那晚看到的女人的确不是你妈妈,你还记得在那之前你家的门有响动吗?那就是有东西进来了,不过好在那东西不是冲着你们家人去的,所以你们全家都没事。”

  “那是冲着谁去的呀?”我们齐声问。

  居士只是摇头神秘地笑,任我们怎么问也不再答言了。

  从居士那里回来后,小@一天天地好转,而那件事给我造成的阴霾也渐渐地融化在了小@康复的笑声中。

  转过年来,我大学毕业,在还没找到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闲在家中整天看电视。一天,都市新闻里播报一则重大杀人碎尸案,死者的头颅被割掉不知所踪,尸身被弃置山野,今已查明尸源,死者家属已经确认尸体。我不经意间向电视上瞟了一眼,天哪,死者的照片居然就是小雪!

  一瞬间,我呆在那里,血液被小雪的遗像抽干。照片中,小雪哀哀地盯着我,仿佛在对我泣诉,那一刻,我分明听到了小雪幽幽的声音:救救我吧,救救我吧,只有你,知道我的头,在哪里……

  【电梯】

  有一天,某人晚上下班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来了。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升啊,升啊,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这个人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怎么这么多人啊!”

  【背着妈妈】

  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了妻子,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后院里。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于是有一天他就问孩子:“这几天你妈妈不在家,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孩子答到:“我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爸爸你这几天一直背着妈妈呢?”

  【马尾辫的女孩】

  在乡下的时候半夜下班回家,在路边看到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面向墙蹲着在哭。走上前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回答说:“家里出了车祸。”然后让她别太伤心,并要送她回家。她说:“不用了,因为你看到我的样子会害怕的。”“没关系的,快起来我送你回家。”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我,我看到的还是一根马尾辫!

  【登山】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浑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女孩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你相信谁?

  【厕所】

  某国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恐怖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位于XX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校,有一排厕所坐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锁着的。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奔厕所。远远看见一个老婆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个球。老婆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老婆婆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老婆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说:“那是被你割的啊,你难道忘了吗?”语毕便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他哇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据说,那位高年级的同学经过那么一吓之后,变得有点痴呆,而那一排厕所不久后也拆除了。